热点

当前位置:首页 >  主页 > 新闻 > 时事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发布日期:2017-03-28 10:28   
 
 
从小在农村长大,看惯了漫山遍岭的野花野草,对于室内的花卉,很长时间,并没有特别的在意。
 
初识秋海棠的名字,是在读了民国初年鸳鸯蝴蝶派作家秦瘦鸥的小说《秋海棠》之后。虽不知秋海棠为何物,然而却被名噪一时的京剧名伶秋海棠与天津女子师范高材生罗湘绮的凄美爱情所感动,对于元好问那千古传诵的名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有了更为具体与深刻的理解。
 
真正关注室内花卉,真正于认识秋海棠这种花,则是在进了城之后。1981年春,我从三胜公社调到中共德惠县委组织部工作。当时的德惠县城,虽只是一个比农村较大集镇大不了多少的小城镇,还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城”,但对于大自然的距离,却远不如广袤农村那样亲近。县委机关虽然绿化得不错,夹道披离的丁香树,窗前随领导者好恶而几度变换的桑树松树,以及春风细雨中那满院弥漫的丁香花的浓洌香气,都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温馨和快感。然而这方寸之绿毕竟比不得辽阔原野那种带有原始野性的勃勃生机,缺少那种令人襟怀开阔的广袤与震撼人心的力量。而大街小巷虽也不乏婆娑的杨柳,却掩盖不了那一排排低矮平房、一条条泥泞扬尘的土路所带来的满目灰黄,以及空气中弥漫的尘沙的意味。正是这种对于田野与绿色的怀念和眷恋,拉近了我与室内花卉的距离。
 
1985年调县科委工作,办公室窗台上那盆竹节秋海棠,才使我终于把小说中的那个一代名伶与真实的秋海棠联系起来,并且开始喜爱上了这种花。于是折了一截嫩枝,插在花盆中,不想很快就生根长叶,先是从叶腋间伸出细长的梃,继而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纵横联缀,绽放出一嘟噜一嘟噜粉红色的花朵,那类似胶质的半透明的花,和点缀在花心的一个个黄色小颗粒,不禁使人联想到戏剧舞台上古典美人身上流光溢彩的璎珞披肩,想到梁简文帝《菩提颂》中“十千缨络,悬空下垂”的词句,而那背面殷红、页表碧绿而又缀满银灰色斑点的叶片,则使人油然想起那种用于书法的洒金宣纸,从而成为我家室内花卉的保留品种。
 
1998年冬天从平房迁入楼房,2005年又从松柏路迁到交警家园。虽然淘汰了不少品种,对于秋海棠却始终不离不弃。去年,妻又折取一株嫩枝,插到另一个花盆中,由于侍弄得比较精心,长得格外的粗壮。旧枝成活不久,便从根部的泥土中钻出了新的芽锥,一直笔挺地长,妻说不要拦头,能长多高就让它长多高。如今已经长到一人来高,不停地抽叶,不停地开花,且根部又有新的芽锥不断钻出,为寒冷寂寞的冬日,平添了无尽的生机。
 
其实,花本无知,喜欢也好,憎恶也罢,只不过是人的一种感觉,一种情感的寄托。这种感觉因人而异。秋海棠,《本草纲目拾遗》称之为相思草,《群芳谱》称之为断肠花,秦瘦鸥不为小说的主人公取名绿牡丹、红玫瑰、白玉兰,偏要叫做秋海棠,大概也是这个意思。而我之所以喜欢秋海棠,则是因为它那种寻常花卉所不具有的淡泊与执着。虽然没有绚丽的花朵,也没有浓烈的香气,但却充满自信,从容而又义无反顾地向上向上,以它的那种恬淡得几近于冷的热烈,幻化成斑驳的叶和连绵不断的花,点缀着永久的春的世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今的我,已年过花甲,当年共同植花赏花的人,也多半垂垂老矣。只有那伴我多年的秋海棠,还在晨光熹微之中,落日余晖之下,和着窗外的春风秋雨,不停地钻出芽锥,默默地挺拔着腰身,舒展着叶片,绽放着花蕾,以其深藏的炽热和不懈的执着,演绎着生命的意义与追求……(2010-1-31)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ghtg@sohu.com

传真Fax :+86-684-65877455

香港马报资料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马报开奖结果

  • 香港马报资料微信号